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那一床人间烟火气

前日有朋友在群里发了张图片,问:猜猜是什么床?我一看,不就是火柜嘛!很多人以为火柜是六横特产,其实不然,在舟山,虾峙、桃花等小岛上都有火柜。宁波北仑也有。说火柜是从宁波传过来的,似乎可信。六横北仑

2019-01-22
前日有朋友在群里发了张图片,问:猜猜是什么床?我一看,不就是火柜嘛!很多人以为火柜是六横特产,其实不然,在舟山,虾峙、桃花等小岛上都有火柜。宁波北仑也有。说火柜是从宁波传过来的,似乎可信。六横北仑一水之隔,史上海禁之后,就有不少穿山、柴桥居民迁到六横。六横地属舟山,方言却更接近北仑。

 

 

要对从来没见过火柜的人描述它的样子,颇费笔墨。它跟北方的火炕是否有亲戚关系,也难以考证。火柜火柜,顾名思义,像一只柜子,下半截红砖水泥砌成,高约三、四十公分。上半截微微呈斗状,木制。上下之间,铺板隔开。冬天生火,常见的是一口大铁锅,坐在铺板下地面上。生火有讲究,新手不得法,往往弄得满屋子浓烟滚滚。铁锅里,须先铺一层冷灰。第二层是燃料,木屑或柴爿,以不易明火燃烧的为佳。第三层炭火,是直接从灶膛里扒出来的。完了最上面再覆一层薄薄冷灰,那层灰要按牢,才能捂住烟。我没生过火柜,小时候看得多了无师自通。

 

 

我小时候,六横似乎家家都有火柜,女儿出嫁,红漆火柜也是常见嫁妆之一。如果火柜上下两截都是木板钉制,则是土豪人家。

有火柜的房间,冬天进门就有烟火气。横七竖八一火柜的人,男男女女,也从来不用避嫌。比如你看到不是法定上床关系的成年男女,明目张胆躺同一张床,盖同一条被子,会有“非礼勿视”的自觉。火柜就不会。被子底下,异性之间,有怎样的肢体纠缠,你不妨尽情想象。一张冬天的火柜,说暧昧也是它,说无邪也是它。

 

 

如今的岛城不太下雪了。我记忆里小时候的冬天,还是冰天雪地的模样,屋后南山是白的,路上积雪没鞋,院角石臼冰冻三尺,小孩子的手指脚趾都冷得像被刀割。隔壁人家老老小小坐在火柜上欢声笑语,似乎无忧的样子,就很是令人向往。

 

 

隆冬时节走亲戚,或是去邻居家串门,女主人总是热情招呼“快上火柜”。六横渔农参半,冬天总会有许多闲人,无所事事地坐在火柜里。生了火的火柜,若是没有三五人,简直孤清。小孩子就脱了鞋跳进热烘烘的火柜,里面一被子的腿,只好小小地缩在一角,脚都不敢伸直。里面实在无法插足了,后来者坐在火柜沿子上,光那份暖洋洋的喜气也很感人。

 

 

有人在火里煨土豆、煨年糕,甚至煨鱼鲞,“噗”的一声,一颗土豆裂了口,赶紧掀被子腾人揭铺板掏出来,灰黑的表皮绽开,露出金黄沙瓤,那香气,那色泽,简直富足。一颗土豆扳开了分着吃,再等下一颗裂口。一屋子的人,没有老少和尊卑,像在一起玩野外游戏。窗口看出去,邻居的屋顶一片片洁白,梧桐树站得老高。干干净净的世界里,只有西北风一次次掠过电线,像蹩脚的琴手不厌其烦地调试琴弦。

 

 

有在寒风中劳作半天的农民回家来,看到此情此景要勃然大怒。人人安逸,唯我劳碌,辛苦要翻上好几倍。比如我爷爷,一位热爱土地的老农民,从地里荷锄回来,若是看到一火柜的人在吃他种上来的土豆,他完全有理由铁青着脸,视我们为不劳而获的人。

 

现在换成了电热毯,火柜还在,阖家老小坐火柜的习惯还在,随着土灶的淘汰,火柜再也不生了火了。自然就没了煨土豆、煨年糕的乐趣。活也活得讲究了,上别人家的火柜,跟不是那么亲近的人“同床共被”,似乎不洁。

 

 

火柜成了老年人专用,冬天的屋子里,白发老人拥被坐在火柜上,是很安详的画面。

春节回老家,母亲会预先换好火柜上的被褥,没事做了就跳上去看看书,看着看着滑下去没头没脑睡一觉。只是那崭新干净的一床,再也没了贴心的烟火气。

 

 

保留着关于火柜的情怀和许多记忆的,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我们,大概是最后的一代。

总有一些东西,不断凋零。也总有新的事物,不断生长。朋友发图片时说:火柜,想想就有故事啊。

确实。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