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在岛上

  大峧山久闻其名,在地图上,它的形状只是小指甲般大的一个长条形。民国《定海县志》载,大峧山因岛形似蛟龙而得名,后改写大峧山。细细分辨,若说蛟龙,也是有点像的。  岛上海面风平浪静,抛了几只蟹笼于...

2018-09-09 舟山日报 赵悠燕 zstravel

  大峧山久闻其名,在地图上,它的形状只是小指甲般大的一个长条形。民国《定海县志》载,大峧山因岛形似蛟龙而得名,后改写大峧山。细细分辨,若说蛟龙,也是有点像的。

  岛上海面风平浪静,抛了几只蟹笼于海中,然后,优哉游哉上山去。在一条筑出来的步道往上行走,沿路看到一些植物和花朵,很多我叫不出名来,不得不用手机里的形色识别:薜荔、彼岸花、构树、商路、牛筋草、菩提树……我不知道这个小岛有多少种植物,但一些我童年时见过的植物在这里重现,我想,它在这里自然生长,没有受到所谓发展的惊扰,是何等幸运。

  站在任何一个方位,都可以辨别,比如西面对岸,是浪激咀,高亭冷库,一根烟囱高耸入云的是一万二电厂。原来,当我站在对岸的时候,始终不知道这样一个长条形的小岛是何名?今日站在这个岛上,才知我当年眺望的地方,就是大峧山岛。作为海岛人,并不是能够把所有的岛屿都印上自己的足迹。山坡上有一座灯桩,为来往船只导航。红白相间,非常醒目。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东面对岸的高亭港,鳞次栉比的高楼,甚至磨心山上巍然挺立的玉佛宝塔都清晰可见。从这座山到对岸,隔了一条海,隔海相望的岁月,今天,才终于踏上这座心心念念的岛屿。

  这里已经是岛东边的尽头了。 2.8公里的东北走向,并不远吧,没有返回原路,继续绕东往北而行。走下去是一条海塘,不知不觉已经走了近两个小时,夕阳快要落山,而我们还看不到住的民宿。海塘左边是一些养殖塘,还有路边随处可见,似乎随意种植的南瓜、带豆、茄子和番薯,玉米是刚刚收割过的,这里的蔬菜似乎都长势良好,让人不由心生感慨:等退休后也找片土地种些蔬菜。

  终于,看到我们住的民宿了,院子中间摆开着一张大大的圆桌,桌上好多丰盛的菜肴。很多年前,原来住的老屋也是如此,夏夜,摆开一桌子,在院子的道地吃饭。难以想像,多年后,我在这座岛上重新体验到这种场景,周围,石头墙,葡萄架,绿树,青山,星空,那些绕灯嬉戏的昆虫,夜晚,安宁,有歌声从海的对岸传来。有人指点着,那个岛,是高亭;那个岛,是秀山。似乎,离海很远,却又那么近,对岸的灯火在黑暗中闪闪烁烁,几乎可以伸手触摸。歌声和朗诵声在这个夏夜响起来,触动你心灵中最柔软的深处,或者,让你放开个性中豪放的一面,随性恣意,就像唱的歌,吟诵的诗。

  在海塘边,遇见过乘凉的当地村民。曾经,岛外风云变幻,大峧山岛也不曾平静。这里来过日本兵,驻扎过一个营的国民党兵,还有解放军一个排的兵力,他们在岛上种番薯,被当地村民称为“地瓜兵”。

  村民讲起这段历史,脸上的表情如同这波平如镜的大海。历史隔了那么久,喧嚣和纷乱也离了那么远,现在的生活让他们感到满足。这里住的村民只剩下100人左右,大多老了,他们或许不知道海子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也没有骨子里的那种浪漫和诗意,放放蟹笼,拾掇田地似乎就是他们每天生活的日常。富活穷活,反正一天都是24小时,对吧?这位从出生起就一直住在岛上的大爷,张开只剩下几颗门牙的大嘴,乐呵呵地笑道。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