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陈氏后人屡祭拜 湖北史家来考察(下)

  5月8日,《再读陈友谅》的作者、湖北沔阳资深文历史文化学者姚高悟在陈友谅二子陈孝后人陈惠芬陪同下,沿着嘉兴、海宁、海盐一带考察后,南下海岛前来衢山考察。姚高悟年过古稀,他从事历史文化研究工作三十

2018-07-06 舟山日报 汪国华;庄世维

  5月8日,《再读陈友谅》的作者、湖北沔阳资深文历史文化学者姚高悟在陈友谅二子陈孝后人陈惠芬陪同下,沿着嘉兴、海宁、海盐一带考察后,南下海岛前来衢山考察。姚高悟年过古稀,他从事历史文化研究工作三十余年,除《再说陈友谅》外,还著有《博文说古》《曾经沧海》《姚姓源流概览》等著作,参编过《大中华文化知识宝库》《湖北省志·文物名胜卷》等。这次姚先生来衢山实地考察,为《再读陈友谅》一书再版提供更厚实的内容也有一定的联系。心梦与定海历史专家海内也前往衢山一起参与考察。


在太平庙探看古物

  8日下午,一行人来到皇坟基,察看皇坟景象。那墓丘背靠皇坟峰,下有皇坟坑,面南略偏西。三面有山怀抱,南面对观音山,视野开阔,境界洞达。

  心梦想起2016年来祭拜返回时,走过立华表柱的地方。周围上下的菜地,一些正在劳作锄地松土村民,都停下了劳作,向他们比划着、指点着,很认真地为已经消失的华表柱定位,探讨华表柱下落。还有人指着地头边的一口井说,墓里挖出来的砖头在挖井的时候垫在下面了,而华表柱可能敲断作了井壁,唐阿志便匍匐在满是清水的井口探望了好一阵,说,井壁石块没有石柱。村民说华表柱没有消失,墓砖应该也在,只是不知放在哪里。当心梦说了这些情况后,善于探寻的海内,就去井附近地坎翻看。


在皇坟基村有关陈友谅内容的宣传栏前

  陈惠芬说,他们第三次祭拜返回的路上碰到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曾向他们说到有关皇坟的一些情况,只是听不清方言。于是根据当时拍的照片,问询乡民,得知这位老人叫夏阿水。大家就想着再去寻访这位村民。

  这时传来了海内的信息,原来他在村落另一边探访,村民给他介绍了一位97岁知道皇坟基典故的村民。于是大家赶了过去。那位老人姓唐,跟衢山晚清的另一个秀才唐穆青是同族。他告诉大家,小的时候他看到那墓有点塌的样子,好像被盗挖过。他还说,传下来说皇坟地基是一个姓赵的将军来操办购买的。这竟与陈氏家传名言“陈家天子,赵家将”及口传史料中赵将军护卫陈孝东撤,并操办各种事宜,精妙吻合。当时连持怀疑观点的海内也感到惊奇。

  从唐阿公那里出来,大家去找寻夏阿水,路上看到一座破败的房子,里面养着鸡鸭。坍塌的墙头裸露着断砖碎石。于是就在砖石堆中翻看,找到了几块似乎年代久远的大砖头,一侧有突出的图案,几个年纪轻的村民热情介绍,大家拍了照。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妇人很有古物保护意识,不同意他们取走半块砖。


 作者在龙门口海边;找到的疑似墓砖花纹

  大家找到夏阿水家。夏阿水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做水库时皇坟劈掉半边,发现里面好像是一道用砖头砌的墓壁,砖头很硬,上面有图案。砖头当时挖出来,大概有三四百块,晚上大家都拿回家。他家也拿来过几块,建老屋时用了。现在他们住的是新建的房子。老屋那边都废弃了。他告诉大家,刚才你们看到有旧砖的房子,先前是太平庙,已经废弃,被人作杂物间使用了。大家把拍有砖头花纹的照片给他看,他说应该是皇坟里挖出来的砖。

  回转在村头,姚先生细细看了皇坟基村文化公园宣传栏八个橱窗上关于陈友谅等内容介绍。


在夏阿水家采访(左一为姚高悟)

  9日上午,在心梦的引导下,大家察看龙门口地理。从地形分析,龙门口到老鼠山当时应该是一个岛内港湾,所以皇坟基发现的程夫人墓志铭上就说,南面是“渺渺之水”。这很有利于陈友谅东撤部队在这儿生活。

  这次探访收获不少,姚先生很高兴。回去以后,他发来信息说,这次考察较圆满,皇坟基的真实存在,进一步证实了他所了解到的史实和陈氏代代以口相传的家族历史。他说将要把这些全部写进再版《再读陈友谅》书中。

  皇坟基的迷踪正在一层层揭开笼罩的重重纱幔……

  看来,很多被埋没的历史,需要在不断考察,不断寻找,不断挖掘中,去一步步接近历史的本貌,而不能靠着故纸堆的翻抄,来评定那些事件的有无和真假。有民众的支持和宽容,只要尽心寻找,史实总会慢慢露出端倪。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