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陈氏后人屡祭拜 湖北史家来考察(上)

  一陈氏后人屡祭皇坟  陈友谅后人对皇坟基的探寻是从2015年开始的。  2015年,陈友谅第二十四代孙陈惠芬根据其上代口传的家族历史,查找到了与之有着高度吻合的衢山皇坟基的传说,与心梦进行了有关历史情

2018-07-05 舟山日报 汪国华;庄世维

  一 陈氏后人屡祭皇坟

  陈友谅后人对皇坟基的探寻是从2015年开始的。

  2015年,陈友谅第二十四代孙陈惠芬根据其上代口传的家族历史,查找到了与之有着高度吻合的衢山皇坟基的传说,与心梦进行了有关历史情况的交流后,他们几次来到衢山皇坟基,在皇坟基村委会支持帮助下,进行了实地考察,访问知情人士。心梦跟着陈氏后人一起进行了探访活动。几年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追寻祖先足迹,沿着祖先、历史留给他们的一丝记忆和痕迹,不辞辛苦,冒着严寒,顶着酷暑,风雨兼程深入了解和探索。

  循根寻源,如今他们已经探寻到他们支脉的祖先陈友谅次子陈孝后期的居住地海盐县澉浦镇西北面茶院村。这是一个三面环山,南面临海,地势险要的小村,居住的是有严格族规的陈氏家族。在当地人士的协助下,在南山村邵湾找到被当地人称作“陈家墓”的遗迹。“陈家墓”在“文革”时期被掘,墓内棺椁及殉葬器物均被盗掘一空。今仅存内部全空的一个墓顶。根据海盐县博物馆鉴定,“陈家墓”为明代形制,陈村的很多耆老,是当时陈氏墓被掘的目击者,亲眼目睹“陈家墓”挖掘出来的棺椁、衣着、饰品、陪葬品,其规模和档次与平民坟墓迥异,这些都与陈孝作为墓主的规格和他生活的时代相吻。这一发现进一步印证了与口传历史的描述相符。他们确定这是茶院陈氏祖先、陈友谅次子陈孝的夫妻合葬墓。顺着陈氏先祖后期行踪的历史走向,他们明确地认定,衢山皇坟基是他们先祖陈友谅墓。


陈友谅后人在皇坟基祭拜

  2016年4月9日 ,陈惠芬和她的姐姐、哥哥带着各自的配偶,6位年届六七十岁的陈氏后裔,从嘉兴和上海等地专程来到皇坟基祭拜。心梦也参与了他们的祭拜活动。

  是日,在皇坟基村委会副主任和知情人唐阿志引导下,在杂草丛生,树杈横斜,长满荆棘的荒丘中一步一步踏出一条通道,到达墓地小丘。他们对着丘下腰被劈成一小半的墓口献上鲜花,燃香祭拜。然后又到东长沙海边祭拜。因为据他们的父亲口传,陈友谅的遗骸安葬在东海“龙宫之位”。他们手捧鲜花在海边石礁上轻声祈祷后,将满载他们缅怀之情的金黄色鲜花投向大海,投向他们始祖的遗骨安葬的这片海域。一朵一朵鲜花在海面上漂动,慢慢随潮漂向远方。

  翌年清明节,陈惠芬兄妹等6人又舟车劳顿,来衢山岛皇坟基祭祖。

  2018年清明节,他们又一次来到衢山岛皇坟基祭拜。这次还增加了陈惠芬弟弟一家。


陈友谅后人在海边祭奠

  后两次的祭拜,心梦没有参加,但他们都把相关情况告知于心梦。在三次祭拜中,他们都有奇异的感觉……这些奇异可能是他们特殊的感应,也可能是他们对先祖深思的反应。后人对先祖的怀想,是一种追根感恩、思祖表孝的人性情感,无可厚非。

  二 陈氏兄妹聊说陈家故事

  对于衢山岛皇坟基的故事,民间的传说与陈友谅有关,但是没有记载的文字,陈氏后人为何如此认定这是陈友谅墓?在2016年第一次祭拜皇坟时,心梦曾向他们探询。

  陈惠芬的哥哥告诉说,他研究始祖、了解始祖已经好多年了。是他父亲告诉他们这些故事的。只是他工作忙,一时无暇顾及。而妹妹陈惠芬当过市人大代表,退休后有时间做这件事。他说妹妹梦见过他们的先祖陈孝,而他也梦见他的父亲跟他说,始祖的墓可以重修。当时还不理解,现在看到仅剩一小部分的皇坟基始祖的墓,想起父亲说的话什么都明白了。有些事情只能意会。


陈友谅后人与唐阿志在一起

  陈惠芬紧接着说,1999年父亲和她生活在一起时,听到了父亲叙说那段历史概况,他还多次说起“陈家天子赵家将”这句话,当时只是好奇,没有现在这么多思考。2015年5月,侄子来嘉兴商量重修家谱事宜,这时她就决定开始投入历史的追踪行动。可惜她父亲已离世,无法谈及具体情况。她只身赴江西义门陈寻根,又根据他父亲留下的信息,来舟山探寻,发现了皇坟基。

  那天从东长沙返回的路上,他们兄妹顺路去看望“衢山万事通”刘庆序。交流了很多,特别是关于传说中东海龙宫的方位。

  我探询,那为什么要葬到东海来呢?陈惠芬说,是她外婆告知他哥哥说,他始祖陈友谅出生时,浑身青色,后来当了大汉皇帝,应该就属青龙之身。她哥哥接着说,军师邹普胜是风水学家,“东宫青龙”,金木水火土五行,木为青,主东方。所以陈友谅作为青龙之象,邹普胜必然选定东海龙宫作为陈友谅遗骸安挂之位。这是他父亲生前说得很清楚的一点,也是他反复研究的。

  她哥哥还告诉说,陈友谅建立大汉皇朝的建制是比较完备的,还铸了流行的货币——铜钱,他打开手机相册,把他搜集到的铸有“大汉通宝”的铜钱图照给心梦看。好几枚质地不同的“大汉通宝”,这在现在应该是比较稀少的文物了吧。


考察组成员湖北史学家姚高悟所著的《再读陈友谅》

  陈惠芬说,搜集这些,找寻史迹和墓地祭拜,只是我们作为后人的一种怀念和纪念罢了。对于陈氏后人来说,有代代口传的史实在,不在乎有没有文字的记载。

  而对我们来说,总想找到文字记载的史料,那才有了切实的依据。

  三 《再读陈友谅》出版述史实

  一个切实的信息传来,湖北史家姚高悟经数十年积累研究的历史著作《再读陈友谅》,于2018年2月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

  是年3月中旬,我读到了这本历史著作。《再读陈友谅》正文部分可以分为两个内容层次:一是“陈友谅正传”,比较系统全面准确地叙述了陈友谅的一生、子女的情况以及史家名人对他的评价;二是对于有关史书上的一些不实的记载进行分析揭示。陈友谅作为历史人物,他的人生是壮烈的,他的结局带有悲剧色彩,但更大的悲剧是他的身后。从揭竿反元、威震荆楚,到叱咤江南,建立陈汉、名驰南国、威慑元都,一直都是一个英雄的形象驰骋在历史的舞台上。但在朱陈定夺乾坤的较量中,初为屡捷,终以一败而毁。这最后的功亏一篑,给陈王带来大不幸,这不幸不是简单的未得天下,而是在未得天下之后带来的毁誉。成王败寇,因为败,便任由历史化妆师对他进行肆意的抹黑、泼污水,毁损了他的形象。因此,书中的《<明史·陈友谅传> 简评》一文,从五个方面指出了明史对陈友谅评价的不实之处。全书附录部分主要是民间对陈友谅的诗颂和传说,从另一方面来佐证史实。

  从整体看《再读陈友谅》这部历史著作,调整了对陈友谅的认识,把被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回归到了历史的本相,努力把一个历史上真实的立体的陈友谅再现出来。对于陈友谅鄱阳湖的失败,进行了人物性格的分析,指出了性格中的弱点,十分中肯到位。平实的叙述有了生动形象和凛凛正气,使人物形象全面丰富,有立体感,多重性。作者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眼见不实挺身出的豪气,书中还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材料,如指出“天完国号属于假造”,指出朱元璋抗元斗争中体现的妥协性和投降主义史实。全书彰显了作者勤奋严谨的治学风格。


大汉皇朝铸造的铜钱

  《再读陈友谅》没有像大多数的史书那样,钻故纸堆,写一些没有生气的拼凑文章,而是正史、野史对照质实,传说、史实互相证实,这就使平实的史述有了活气,显得灵动而厚实,丰富而有味。比如陈友谅的子女是众多的,而史书记载的只有陈善、陈理两人,而在正文《陈友谅正传》第九章的“子女散天涯”中,不局限于史书记载,广泛综合,采用了相关史料记载,地方资料记载,族谱记载等资料,经分析论实后着重介绍了10位,其他综述一笔带过,有详有略,弥补了史书的空白,丰富了史实的内容。又比如写陈孝,文中说:“陈孝,友谅第二子。鄱阳湖战后,在赵将军等人的保护下,东出信江,随之进入浙江……他们转入钱塘江,由杭州湾入海,潜入舟山群岛,隐居在衢山岛上,并在岛上为陈友谅建了一座衣冠冢……”这是根据相关地方史料的记载,经过考证论实的基础上,又结合嘉兴陈氏家族代代口头相传的史情而形成的内容,填补了空白,把埋没的一段历史再现出来。

  这本书引起了史学界的普遍关注,据说,湖北省政协负责人决定补充增减后再版。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