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带着历史长河中的故事 我们继续逛村庄

  7月1日的有点意思,我们讲了那些正在消逝的村庄。破壁残垣,爬山虎攀上了屋顶,有小猫在矮墙上打盹,有小狗听到陌生脚步声跑到院门口狂吠,独居的老人探出脑袋张望。萧条感中又带着些许让人沉下心来的力量,

2017-07-10 舟山晚报 zstravel

  7月1日的“有点意思”,我们讲了那些正在消逝的村庄。破壁残垣,爬山虎攀上了屋顶,有小猫在矮墙上打盹,有小狗听到陌生脚步声跑到院门口狂吠,独居的老人探出脑袋张望。萧条感中又带着些许让人沉下心来的力量,那是城市没有的安静。

  今天,我们继续找寻那些村庄的足迹,从岑港、大沙这些村庄一路向东,继续去其他村庄看一看。这些天天气好,你若得空,也循着一起去逛逛吧。

  路下徐红背单太公换取村庄百年兴旺

  柴戴是因为村庄里住着姓柴和姓戴的人家,按照这个套路,路下徐的名字来源便是因为古时有一条官道横亘在村子中,徐家人大多居住在路的下面。

  舟山人取地名真是随性,随性叫出来的名字还都意外地好听。

  400多年前,徐家的第一代移民来到了黄杨尖山脚下,村庄安静祥和了几百年,至今路下徐还是一个大村子,15路、39路公交车的其中一站就是这儿。

  关于这儿的兴旺,有一个传说,传说这一切都得感谢一位“红背单太公”。

  当年建设徐氏宗祠时,正好有一位身着红背单的风水先生路过,徐家人请他给祠堂看风水。

  先生勘测后说,这儿是一块风水宝地,他问族长是想要旺丁还是旺财?“不能两者兼得吗?”族长问。“那就要伤及一位外姓人。”

  当时大家都没在意先生的话,但就在祠堂开工的第二天,风水先生突然发病去世,原来那位伤及的外姓人就是先生。先生为徐家人做出了牺牲,不知先生姓名,徐家人便称他为“红背单太公”。

  为感恩“红背单太公”,徐家人为他立碑造墓。直到现在,每年仍会有徐氏后人去墓碑前祭扫。凡是祠堂中做羹饭祭祀,都会在主桌旁单设一桌专门供奉“红背单太公”。

  施家岙 刘伯温挖井镇玄武

  施家岙是从宋代的芦花盐场开始慢慢积聚人气的。芦花盐场是当时舟山的大盐场之一,也是在那个时候,有人开始居住在施家岙,将这一片海陆交汇的地方逐渐围成了陆地,到了元代,这里就是舟山有迹可循的83个居民点之一。

  施家岙将这一份繁华延传至今,如今位于普陀勾山芦花社区的施家岙,依旧富足,自建的别墅成了田间地头最好的点缀。

  但这儿的人们依旧守着一份农人的初心,日落山野,老人们背着锄头从地头归来,见到邻居,互相打声招呼:“回家呢?”“回家呢!”

  有老人的西瓜成熟了,不忘给邻居拿些去。在邻居门口喊着:“你家西瓜还有伐?我又摘了些。”没听到回应,估摸着声音被厨房的吸油烟机声和锅铲翻炒的声音覆盖,于是随意地放在门口。吃过饭的邻居打开门看见瓜,往隔壁嚎上一嗓子:“是你家的瓜伐?谢谢啊。”

  水稻栽种的季节,这里的田野一片翠绿,到了秋季,转而一片金黄,施家岙的四季,有着不一样的色彩。

  关于施家岙,还有一个关于水井的故事。相传,明朝军师刘伯温来舟山时,到了施家岙口东侧山脉徐家山下,发现此山的形状像极了神兽玄武。“此山非同一般,将来若是出了帝王,大明江山都可能难保。”于是,他想出了一个破解的办法,在山的东西两侧和南端开挖五口井潭,即在玄武的四只爪子和头部都开了井,以镇玄武。

  这五口井还有几口保存到现在,离施家岙不远的芦花中学旁就有一口。

  蝉南村 这儿出了舟山最高品级的朝廷官员

  一条乡村小道,一边是依山而建的瓦片房子,一边是分割清晰的田野。蝉南村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儿的山村安静悠扬。

  没有大村庄的农民别墅,这儿的房子依旧是平房,顶多两层楼。低矮的围墙多是石头垒成的,出了墙门就是菜园。这儿住的大多都是老人,但好山好水也给了老人长寿基因,90多岁依然精神抖擞,还能下地。

  这片仿佛被人们遗忘的村庄,也曾经有属于它的故事,这份故事寄存在村口的甘溪宗庙内,这儿供奉着“老爷菩萨”余天赐。

  2010年,600多位余氏后裔来这儿参加纪念余天锡诞辰830周年祭典。

  余天锡是舟山历史上出过的最高品级的朝廷官员,是南宋理宗赵昀的“参知政事”,正二品大员,还被封为“奉化郡公”。

  母凭子贵,余天锡的母亲朱氏也被封为周楚国夫人。

  赵昀本还想任余天锡为相国,但因余天锡病故而未果。余天锡去世后被安葬在距宗庙约300米外的樟树湾。

  田公岙村 田横五百士的壮烈故事

  田公岙位于展茅的东南侧,这一片最热闹的在油菜花开的春天,但七月份的田公岙依然美,这份美来自于开阔的田野和穿过山坳的习习凉风。

  来到了田公岙,就不要错过岙中岙里羊岩。除了田野,这儿更像一座大自然雕琢而成的室外公园,有造型各异的岩石,有山间的植被,更有川流而下的溪流,偶有小瀑布,虽没有大景点的视觉冲击,但激起的水花足以让人在双休日放飞心情。

  这儿的故事无迹可考,可能只是学者的推测,但大家在探寻田公岙时,不妨把这个故事也带上。这个故事关于古代著名义士田横。

  陈胜、吴广起义后,四方豪杰纷纷响应,田横也是其中之一。汉高祖统一天下后,得知田横和他的战友五百人仍困守在一个孤岛上。汉高祖担心得人心的田横留着会成为后患,便下令:田横若投降,便可封王或侯;若不投降,他便派兵把岛上的人都杀了。

  为保存战友的性命,田横带了两个部下,离开海岛,向京城进发。但到了离京城三十里的地方,田横便自刎而死,既表达了自己不受这份屈辱,也保存了岛上五百人的生命。

  汉高祖用王礼葬他,并封那两个部下做都尉,但两个部下埋葬田横后,也自杀在墓穴中。岛上的五百人听到这个消息,也都蹈海而死。

  田横困守的海岛在哪里?学界一般认为在山东即墨或是江苏连云港,但也有一位学者表示,可能是田公岙。田公岙原有田公庙,还有一句世代相传的民谣:“大展田公岙,五百亡汉佬。”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