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本地游记
首页 > 游记功略 > 本地游记 > 正文

花鸟:离岛慢生活

离岛·微城·慢生活,是嵊泗列岛近年提出来的一个旅游理念,又似乎不像惯常的口号那般仅仅只是一个政治的或文化的符号,而是寄托着他们的一种发展理想甚至是所崇尚的生活态度。它与嵊泗的地理位置、地域特征是

2014-04-11 舟山日报 zstravel

    离岛·微城·慢生活,是嵊泗列岛近年提出来的一个旅游理念,又似乎不像惯常的口号那般仅仅只是一个政治的或文化的符号,而是寄托着他们的一种发展理想甚至是所崇尚的生活态度。它与嵊泗的地理位置、地域特征是符合的,与世界性的社会发展潮流更是合拍。比起更多的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的发展口号来,它多少有了点自己的思考和主张。


 

    在我看来,离岛、微城、慢生活之中,离岛是对嵊泗地理位置、地域特征的一种描述。杭州湾以东,长江口东南,钱塘江与长江入海口汇合处,散布着数以百计的小岛,像明珠镶嵌于碧波之上,那就是嵊泗列岛。它们既是舟山本岛的离岛,也是大上海乃至整个“长三角”地区的离岛。离岛意指远离主体的岛屿,比如韩国的济州岛、越南的富国岛,中国台湾的澎湖、金门、马祖、绿岛、兰屿、小琉球等。现在的离岛,大多是旅游胜地。济州岛是不用说了,氹仔岛和路环岛是澳门的两个离岛,在那两个离岛上有豪华舒适的酒店、度假村,提供刺激娱乐的赛马会,舒展身心的郊野公园、综合康乐活动中心、泳池,以及很多驰名的餐厅食肆,它们与翁郁葱翠的山丘、旖旎迷人的沙滩和古朴清纯的村庄一起,构成了鲜明的离岛特色。许多人去澳门,只要去过氹仔和路环,都说比澳门更有特色。而近几十年来国人对离岛的特殊印象,还因有一首《外婆的澎湖湾》,“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坐在门前矮墙上,一遍遍怀想……”这首由潘安邦主唱的歌曲,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在大陆爆红,牵动许多游子之心,不少人边哼唱边流泪。个中缘故,就像潘安邦生前最后一条微博所说:“常常感叹上天对我们的眷顾,辛苦奔波的旅程后,一碗清粥,半块饼,几个青菜,顿时让疲惫的身体舒畅,心灵平静慰藉,感恩,才是常态。”这或许正是许多人都有的离岛情怀吧。

    如果说“离岛”是嵊泗人对当下嵊泗的一种地理概括,那么“微城”就是嵊泗人对未来家园的精致化追求。微城市比小城市更小,有点像北欧的小镇,遵循自然,原生绿地成为生活的组成部分,以生态、养生、休闲为规划建设主旨,融入文化、旅游、购物等元素。微城市比起大、中城市来,更能打造出自己的城市特色。所以全世界但凡大城市都是一个模式、一种色彩,但小城镇却各有特点。从城市发展而言,这又是以小博大的策略。世界越来越大,说的是人们眼里的世界,以前人们眼里的世界只是一个村庄、一座城市、一个地区,最多是一个国家,现在整个地球只是一个村庄,所以就有了地球村的说法。但生活在地球村的人们,却流行起了微生活,微博、微信、微爱、微电影、微小说、微旅行……微观念无孔不入,人们无处藏身,工作、休闲无法分离,陷入一种无休止的生活循环中,很难截取完整的一段时间来真正感受生活,整个社会也随之变得浮躁。于是也有人反其道而行之,提出应崇尚“慢活”“乐活”,放慢生活的脚步。微城就是寄托着人们这种生活理想的一种城市形态吧。

    在嵊泗的离岛、微城、慢生活的概念中,慢生活是核心、灵魂。 1986年,意大利记者卡洛·佩特里尼发起“慢餐运动”,宣称“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正以生产力的名义扭曲我们的生命和环境,我们要以慢慢吃为开始,反抗快节奏的生活”,由此拉开了席卷全球的“慢生活”浪潮。 2010年10月,随着世界“慢城”联盟主席皮艾尔·乔治·奥利维地来沪参加第三届中国国际乐活论坛,“慢生活”这个概念引起国人注意。江苏省高淳县被正式授予“慢城”称号,从而成为中国第一个国际“慢城”。慢生活是快时代的悖论,自从富兰克林的那句名言“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成为工业时代的座右铭,无休无止的快节奏生活给人们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心理的焦虑、精神的疲惫和健康的每况愈下,而慢生活则是一次拨乱反正,是一种令身心更加和谐的回归,也是为快时代创造更好的基础。经过20多年的发展,慢生活已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吃有慢餐,读有慢读,写作有慢写,教育有慢育,恋爱有慢爱,设计有慢设计,锻炼有慢运动,还产生了一群以慢旅游为主的漫游族,他们不会选择一天之内跑三四个景点的跟团游,而是随心随性地停停走走,每到一处都会放慢脚步,从慢吃到慢聊,从慢慢购物到慢慢休闲。这也是自由行和驴行族愈来愈受青睐的原因吧。嵊泗提出离岛、微城、慢生活,切合了人们的这种需求。

    说到花鸟岛,她又是嵊泗的“离岛”,而以慢生活的标准来衡量,花鸟岛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以成为标志性的慢生活代表景区。首先它有很深厚的文化内涵,没有历史文化积累的地方是无法让人的脚步慢下来的,而花鸟有灯塔,140多年前英国人就在岛上建起了灯塔,那应该是在清朝末年,西方文化已汹涌而至,上海、宁波以及长江内河港口相继开埠,到日本以及太平洋的航线日益繁忙,花鸟岛正处于这些航线的必经之所,附近又岛礁极多,清海关海务科筹划设立的第一批灯塔中便有了花鸟灯塔,最终由英国出资,于1870年建成。此后灯塔也由英国人管理,直到1943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被日本人接管。这样一算,英国人在花鸟生活了70多年。除了马力斯避暑房——1902年英国人用石砌的一间平房,应该还留下过更多的东西,只是岁月悠悠都已埋没了而已。中西方文化在这么一座偏远的小岛碰撞,是一件很有历史意味的事。遥想当年英国人在岛上过的不一定会是苦行僧的日子,或许会有一个小酒吧,成为英国人融入当地生活的一个小小窗口。如果那样,花鸟会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渗入西方生活气息的偏远小岛。所以花鸟岛这座慢生活的代表景区,不妨也让它有点洋气,包括岛上的建筑设计、旅游纪念品等等,随着游客增多,也可以有英式风格的酒吧和咖啡屋。现在花鸟岛的夜晚是寂寞的,要让住下来的客人有消遣的去处,这样才能叫人们的脚步慢下来。

    但在白天,花鸟确实是个慢生活的不错去处。灯塔村的原始气息,绕岛行一路遇见的奇石怪礁,通天洞和畚斗坑,甚至石缝中的艾草和漫山遍野的合欢草,都是不错的风景。花鸟山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她的原始渔村风光,就像一个没被玷污的处女身。但在慢生活旅游中,观景只是很小的一项内容,替而代之的应该是体验、参与。海钓是项独具特色的选择,乘钓鱼船在猢狲嘴头悬壁下放钓,或者在岛上滩边或近海礁边垂钓,都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无论是摄友,还是驴友,也都能在岛上乐活一番。花鸟还是座雾岛,岛的东北部的那座山峰就叫雾露峰,花鸟灯塔内还特意设置雾笛供雾天近距离导航。如在雾天登山,人如置身雾海,悬在半空,随大雾飘飘欲仙。此种感受,实乃平生难遇。岛上还有个迷雾洞,洞口仰天,洞底直通大海,洞内雾气迷漫,常年不散,如《西游记》中对水帘洞的描写:“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雾。 ”这雾从何而来?那就不得而知了。这一切,都适合慢游,也只有慢游才能品味它的神韵。

    在以“速度”为衡量指标的今天,你只有习惯慢生活,才不会迷失自己,因为“快”使人失去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当我们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米兰·昆德拉曾感叹:“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里去啦?民歌小调中游手好闲的英雄,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里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 ”是该慢慢地享受生活了,享受树木、花草、云雾、浪潮、奇岩、怪石,享受艺术、旅行、读书等精神补给,享受亲情、爱情、友情的慰藉,那么就去嵊泗、去花鸟,去那个有着离岛、微城、慢生活理念的地方。

    (注:此文是应花鸟乡之约,为该乡编辑的《海上花鸟》一书所写的序言。《海上花鸟》由海洋出版社在今年1月出版发行。 )

【作者】来其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