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全域游
首页 > 全域游 > 正文

在旅途中看到当地最真实的模样

  傣族泼水节,喜欢谁就泼谁,这倒是比语言表达还好用的办法。红河北岸是我国,红河南岸属越南河口,河口圣陈祠好气派,全是汉文化。……翻开金仲治的朋友圈,就像打开了一本趣味横生的旅游书籍,里面记录了他...

2018-12-05 舟山晚报 张莉莉 zstravel

  “傣族泼水节,喜欢谁就泼谁,这倒是比语言表达还好用的办法。”“红河北岸是我国,红河南岸属越南河口,河口圣陈祠好气派,全是汉文化。 ”……翻开金仲治的朋友圈,就像打开了一本趣味横生的旅游书籍,里面记录了他游走各地的故事和体验。

  爱看书的他在书上见到一个地方,然后踏上旅途去认识这个地方。

  想去看看书中写过的地方

  67岁的金仲治是岱山人。小时候没电视,看露天电影是农村孩子难得的娱乐活动,但露天电影不常有,看戏文又看不起,看祖辈留下来的书就成了金仲治唯一的消遣。这个爱好也一直保持到如今,不管一天多忙,他总会抽出点时间来看书,即使出门旅游行李箱里也总带着几本书。

  金仲治特别喜欢看历史类的书,十分向往书里写过的地方。唐僧取经路过的敦煌、曾是多朝古都的西安……无不让他心生向往。

  年轻时的金仲治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出差,每次出差他都会想办法去当地的古迹看一看,几十年下来,他差不多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西安、北京这样的历史古都。火车一过驻马店,秦王扫六合的气势就扑面而来。 ”讲起自己那些年的旅途,金仲治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

  每回出去旅游,金仲治都会花上半个月时间好好走走逛逛。“出去一趟只呆个几天多不划算啊。 ”走遍了国内的大多数地方后,他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国外。

  11月份,金仲治背上行囊,花了十四五天时间,来了一趟越南、缅甸、老挝三国之旅。

  到了越南,发现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越南是这趟三国之旅的第一站。都说旅行是认识一个地方最好的方式,这趟旅行让金仲治深深地认同了这句话。

  去越南之前,金仲治在脑海里勾勒了一个发达的城市模样。到了之后,才发现与想象的相去甚远,就连大名鼎鼎的总统府都有些让他意外。“阿拉心里想想总统府很高大啊,没想到一看还是国内有些小区门口看着气派呢。 ”金仲治现在说来都有些不可置信。

  更意外的是越南的高速公路,一段300多公里长的高速公路开了足足六个小时,开得团员都忍不住催了:“师傅,能不能开快一点啊?人也坐得吃力死了。 ”一旁导游则解释说:“老师傅,不能开快的,超过60码要判刑的。 ”“高速公路路况不好,看着破破的,最快只能开60码。 ”金仲治说国内三四个小时可以到的路程在越南得多花个两三个小时。

  虽说路况不好,但越南的摩托车却一点没在怕,开得飞快。路上也没有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之分,一辆摩托车上乘个三四人,在路上横冲直撞。坐在三轮车上的金仲治都替他们捏了把汗,可越南人民似乎都见怪不怪,习惯了下一秒不知会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摩托车。“这大概也是文化差异。 ”金仲治笑着说。

  肉只要3块多一斤?原来是不同风俗闹出的笑话

  由于语言和风俗不同,初到越南的金仲治也闹了一些笑话。路边有小贩卖肉,好奇的金仲治上前用肢体语言问多少一斤,对方回答说一万越南盾。“那折合人民币也就3块多,要不是还要去缅甸和老挝,我都想扛一些回来。 ”金仲治还特意发了朋友圈感叹越南的物价。直到后来车上一个小伙子澄清说越南人买肉计量单位和国内不同,大概等于国内二两左右。“这样一算才对了,我就想说哪有这么便宜。 ”

  虽然看到的越南没有想象中发达,但导游说这里的人民幸福指数很高。起初金仲治还不在意,接触过越南人民之后才发现导游的话不是夸大其词。路边的个人摊贩,马路上的行人脸上都带着满足感。

  乞讨的小孩,热闹的人妖表演,分裂的老挝

  接下来的缅甸只是走马观花而过,倒是最后的老挝让金仲治有些不能忘怀。这个分裂的国度让他频频感叹。

  一走入老挝的城市,金仲治就看见路边有很多小孩子,从蹒跚学步到接近成人的有,每个人都会伸出手乞讨。他们也不强行围住过路的人,而是用悲伤的眼神看着路人伸出双手。尽管导游在一旁一再强调,不要给这些孩子钱,不然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孩被迫失学走上乞讨的道路,但金仲治还是忍不住把旅行前准备的小费通通给了一个小姑娘。

  白天的冲击还未平复,晚上导游又带着大家看了老挝的人妖表演,热闹繁华,白天和晚上的巨大反差也让金仲治颇为感叹。

  几十年在旅途,看到了社会的变迁

  金仲治算一算自己旅游的时间也有几十年了,有些地方去了甚至不止一次。在旅途中,他也看到了社会的变化。“二三十年前去南京还觉得是个不起眼的城市,前年去发现整个城市变化很大,即使街头有工地施工,也都井井有条。 ”金仲治说就连一桥之隔的宁波也感觉变化巨大。以前住在岱山,去宁波得花上七八个小时。现在就算去大西北,乘个动车不到一天也就到了。

  在路上看到社会的变化,这大概也是旅行的另一个意义。

  看看金仲治的旅游攻略

  金仲治一般每年都会出去两三趟,一般人听过他去过的地方,都会惊讶地问:“那得花不少钱吧? ”其实不然,每趟旅行金仲治都会规划预算,将旅游成本控制在最低。

  上回跟着旅行团去甘肃新疆等地,六个省份的行程,金仲治算上团费花了不到三千元,而同个团的其他人普遍都花了五六千元,有的人甚至花了一万多。省钱的方法正在于金仲治从来不为额外的行程买单。“一个团里有的人是什么行程都要参加,大部分人随大流,大家去也都去了。 ”而金仲治则格外清楚自己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看山水风景,因此额外的表演、体验他都敬谢不敏。

  去敦煌旅游时,有一项额外体验是骑骆驼,加上租鞋子的费用一共要一百多块钱。金仲治就摇头拒绝,导游一问,他就嘿嘿一笑:“阿拉年轻的时候骑黄牛过了。 ”“这种情况我省五元也要省,省十元也要省。 ”金仲治开玩笑称自己这是另一种自由行模式,跟着团出游,但不完全跟着团的行程走,遇上大家去体验额外的付费项目了,他就自由活动。

  不过如何跟导游表达自己不想去的意愿也有技巧。一般导游都是在车上征求大家的意见,金仲治就习惯性地坐到大巴车的最后。“如果我坐在最前面,我说不去,可能会影响后面的人,但坐在最后,导游一般看看只有你不去,那就算了,不会强求。 ”

  出门旅游,金仲治必备鱼片、面包,有时还会准备一点小酒,这样既省钱也能在异地尝尝家乡的味道,打打牙祭。“有些旅行团出去吃饭得另外花钱,有一次每个人得交两百元吃顿大餐,这种情况我也一般不参加,自己出门找吃的,顺便还能看看当地的人文风景。 ”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