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全域游
首页 > 全域游 > 正文

500年前一位舟山籍上海知县的史事真相

  提示:500多年前的明代正德年间,曾有一位舟山人在松江府上海县任知县,他就是明代进士徐潭。徐潭(1466~?),字惟静,号东洲,出生于定海卫军人世家。中进士后,历任上海、湘潭两县知县,后又升任崖州(今...

2018-09-24 舟山日报 石一民 zstravel

  提示:500多年前的明代正德年间,曾有一位舟山人在松江府上海县任知县,他就是明代进士徐潭。徐潭(1466~?),字惟静,号东洲,出生于定海卫军人世家。中进士后,历任上海、湘潭两县知县,后又升任崖州(今海南省三亚市崖州区)知州,官终山西按察司佥事,是一位颇著政声的贤官廉吏。关于徐潭的生平,舟山和上海等地的志书皆有记载。但关于他中进士和任上海县知县时间,各种史料记载不一,其中上海一些地方史志的记载有明显舛误不实之处。为避免舛误继续流布,特撰此文匡正。


 上海明朝照壁(资料照)

  张冠李戴  上海地方史志弄错徐潭中进士时间

  对徐潭中进士时间,各书记载不一。明代《嘉靖宁波府志》《嘉靖定海县志》《天启舟山志》,清代《康熙定海县志》《光绪定海厅志》《光绪镇海县志》以及《民国定海县志》等舟山和宁波旧志均记载:徐潭是正德三年戊辰(1508)科进士。

  清康熙以后修的清代各种版本《上海县志·徐潭传》以及近年出版的《上海旧政权建置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年版)、《上海通志》第2册(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等书俱记载:徐潭是弘治六年癸丑(1493)科进士。

  以上两种说法差异很大。徐潭不可能两次参加进士殿试(古代虽有不少一人连登三科的例子,但这都是不同的科目)。也就是说,徐潭不可能既是弘治六年进士,又是正德三年进士,两说必有一错。


明正德三年进士登科录封面

  目前证明徐潭中进士时间最可靠的资料是明代的《进士登科录》。明代共举行过进士考试88科,每次殿试结束后,礼部就会即行刊刻该科的《进士登科录》,其内容包括该科所有录取进士的姓名、籍贯、字号、年龄、出生日期、直系亲属和考试名次等原始资料。由于其刊刻时间离殿试最近,因此其记载的可靠性和真实性远比地方志和其他资料要高。

  国家图书馆藏有《正德三年登科录》(正德刻本),由于此书尚未公开出版,笔者遂委托北京友人专程去国家图书馆代为查阅,结果证实徐潭确为正德三年进士。据国家图书馆藏《正德三年进士登科录》载:“徐潭,贯浙江定海卫旗籍(军籍的一种)定海县人,国子生,治《书经》。字惟静,行一,年四十三,八月二十一日生。曾祖亮,祖恺,父得,母王氏,永感下(指父母双亡)。弟潮、昂、昇、浴、澋、汴、渊。娶张氏。浙江乡试第四十八名,会试第三百三十三名。”

  又据明代张朝瑞《皇明贡举考》(明万历刻本)一书记载,正德三年共录取进士349人,其中第一甲3名,赐进士及第,状元为吕柟;第二甲115名,赐进士出身;第三甲231人,赐同进士出身。徐潭列第三甲第219名。


明正德三年进士登科录内页

  可见徐潭是正德三年进士已是确凿无疑的了,舟山和宁波旧志的记载是正确的。那么,上海地方志书为何又称他是弘治六年进士呢?原来弘治六年录取的进士中也有徐潭的名字。据宁波天一阁藏《弘治六年进士登科录》载:“徐潭,贯浙江杭州府钱唐县(即钱塘县,今浙江杭州),匠籍,县学生,治《诗经》。字汝容,行二,年三十五,三月初十日生。曾祖德润。祖文智,赠工部员外郎。父敏,广东府知府。母卢氏,封宜人。慈侍下。兄浩。弟洪,义官;河,义官。娶陈氏,继娶陈氏。浙江乡试第八十九名,会试第二百四十五名。 ”(转录自陈文新著《明代科学与文学编年(中)》第1257页)明代过庭训《本朝分省人物考》(明天启刻本)卷43亦载:“徐潭,字汝容,钱塘县人,弘治癸丑(弘治六年)进士。历官南京刑部郎中。……改工部郎中……庚午,升湖广参议。无何,晋按察司副使,兵备辰沅。”两相比较,此徐潭的籍贯、字号、年龄、直系亲属、考试名次和任官经历等与本文前面所考的徐潭皆不同,明显是同名的两个人。相信读者看到这里,一定会恍然大悟:原来中弘治六年进士的“徐潭”是另有其人,一些上海地方志书犯了张冠李戴的低级错误,将钱塘人徐潭错看成定海人徐潭了,于是就有了所谓的“弘治六年进士”一说。

  扑朔迷离  徐潭何年任上海知县竟有四种说法

  今天的上海市黄浦区一带,在明代时还是一个县,称上海县。上海县始建于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明代时属南直隶松江府管辖,设知县、县丞、主簿等各一人。明代正德年间(1506~1521)徐潭曾任上海县知县(以下简称上海知县),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但关于他任上海知县的确切时间,明清及民国时修的四部舟山旧志都没有明确记载,而上海等地的地方志书虽有记载,但众说纷纭,笔者所见有以下四种说法。


《正德松江府志》关于徐潭的记载

  (一)正德五年(1510)说。明代《正德松江府志·守令题名·上海县知县》载:“徐潭,字惟静,浙江定海人,进士,正德五年七月任,七年三月调湘潭县。”《崇祯松江府志·上海县令题名》亦载:“徐潭,惟静,浙江定海人,进士,正德五年任,七年调湘潭。”清代《康熙上海县志·历官表》沿袭此说。《光绪镇海县志·徐潭传》载:“徐潭,……登正德三年进士,五年知上海县。”

  (二)正德二年(1507)说。清代《康熙上海县志·宦绩》载:“徐潭,字惟静,浙江定海人,明弘治六年进士,正德二年除上海知县。 ”徐潭有传盖自此志始。之后的《乾隆上海县志》《嘉庆松江府志》《嘉庆上海县志》《同治上海县志》等旧志中的徐潭传记俱沿袭此说。近年出版的《上海通史》第15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及《上海大辞典》下册(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版)均附录《上海知县(县尹)年表》一表,表中亦持此说。需要指出的是,《康熙上海县志·历官表》又记徐潭“正德五年任,七年调湘潭”,两处记载显然自相矛盾。

  (三)正德元年(1506)说。《上海通志》第2册第809页有《明代上海县知县情况表》,表中载:“徐潭,浙江定海,弘治六年进士,正德元年。”《上海旧政权建置志》一书中的《1367~1640年上海县知县一览表》亦持此说。

  (四)弘治间(1488~1505)说。《江南通志·职官志·名宦》(文渊阁四库全书版)载:“徐潭,字惟静,定海人,弘治间知上海县。”

  那么,以上四种说法哪一种是正确的呢?我们已经知道徐潭是正德三年进士,上海县知县一职系徐潭初任,因此他任上海县知县当在正德三年以后。以此来看,正德五年说最合情理,其他三种说法显然是有问题的。弘治间说未见诸任何一部上海地方史志,其误甚明,不值一驳。至于正德元年说,笔者所看到的明清上海地区旧志亦全未见有此说法,当系从正德二年说讹变而来,即可归属正德二年说(以下统称正德二年说,不再区分)。正德二年说目前几乎成了上海文史界的主流观点,上引《明代上海县知县情况表》《上海知县(县尹)年表》和《1367~1640年上海县知县一览表》三表均持此说。三表内容基本相同,都按时间先后详列1367年至1640年(前二表截至1643年)明代上海县历任知县的姓名、字号、籍贯等,而且表中大部分明代知县都有确切的任职时间,应是今人根据各种版本的上海地区旧县府志等史料整理而成。为避免以讹传讹,有必要对此进行辨析,厘清事实,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厘清事实  揭开徐潭何时任上海知县之谜

  现以《上海旧政权建置志》一书中的《1367~1640年上海县知县一览表》(以下简称《上海县知县一览表》)为例来说明。据该表,徐潭的前任石腆字仲殷,福建漳浦人,弘治九年(1496)进士,弘治十八年(1505)任;徐潭字惟静,浙江定海(浙江镇海)人,弘治六年(1493)进士,正德元年(1506)任;徐潭的继任史瑭,河南偃师人,正德四年(1509)任(其经历表中阙如),史瑭的继任黄希英字如英,福建莆田人,正德初进士,正德七年(1512)任。据此,徐潭任上海知县时间在正德元年至四年(1506~1509),似乎言之凿凿,毋庸置疑,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

  首先,表中称徐潭是弘治六年进士,这是明显错误的,我们已经知道徐潭是正德三年进士,中弘治六年进士的是另有其人。徐潭是中进士后才当的上海知县,因此他任上海知县不可能在正德三年以前。

  其次,早期的上海地区旧志如明代的《正德松江府志》、《崇祯松江府志》,在“守令题名”中都明确记载徐潭正德五年任上海县知县,七年调湘潭县,就任和卸任时间具体详明。尤其是《正德松江府志》一书离徐潭在上海的活动时间最近,可信度最高。这部志书为明代松江华亭(今上海松江)人顾清主纂,松江知府陈威等修,是现存最早的松江府志。从书前的顾清序可知,此书始修于正德五年,完成于正德七年十月,其编纂时间正好与徐潭任上海知县的时间相始终。更重要的是,此书“预修纂官”中有上海知县徐潭和他的继任黄希英的名字,可见徐潭和黄希英都曾先后参与此志编纂。这足以说明两点:一是志书编纂期间(正德五年至七年)徐潭正任上海知县;二是此志有关徐潭的记载应来自徐潭本人,至少经徐氏本人审核过,故所记之事应十分可靠。即便是后来的清代康熙、乾隆、嘉庆三朝修的上海县志,在其“历官表”中也皆记载徐潭正德五年任上海知县。

  再次,按照《上海县知县一览表》,可将徐潭及前后任以任职时间的先后排列为:石腆(弘治十八年)—徐潭(正德元年)—史瑭(正德四年)—黄希英(正德七年)。但细检《正德松江府志》、《崇祯松江府志》和《嘉靖上海县志》这三部明代编修的上海地区旧志,其守令题名中皆无一例外地记载徐潭的前任是石腆,继任是黄希英,在徐潭和黄希英两人之间根本没有史瑭其人。而且据《正德松江府志》所载,徐潭和黄希英任上海知县的时间正好衔接,徐潭是正德七年三月调湘潭县,而黄希英则是这一年四月十一日到任。《正德松江府志》“预修纂官”中有徐潭和黄希英两人的名字,也正好说明徐潭的下一任是黄希英,而不是所谓的史瑭。《正德松江府志》完成于正德七年十月,而黄希英这一年四月到任,正好赶上,故“预修纂官”中署有其名。

  第四,史瑭的经历也说明他不可能在正德四年任上海知县。据明代《嘉靖上海县志·管师》载:“史瑭,偃师人,明正德中以府通判摄县,澹薄爱民,静默解事,后以忧去,常见思。”摄县即摄县事,指代理知县事务。据此知史瑭是河南偃师人,曾在正德中做过松江府通判,期间还曾代理过上海县事。按此线索查《正德松江府志·守令题名》,未发现有史瑭的名字。再查《崇祯松江府志·守令题名》,在通判题名中发现有其名,但未注明其具体任职时间。据《弘治偃师县志·科第》载:“史瑭,中弘治壬子乡试”。另,宁波天一阁藏《正德八年山西乡试录》(正德刻本)所载乡试“供给官”中有“潞州潞城县(今属山西长治市)知县史瑭”,下用小字注:“器之,河南偃师县人,壬子贡士。 ”由此又知道史瑭字器之,弘治五年(1492)举人,正德八年任潞城县知县。综合以上史料可知,史瑭任松江府通判和代理上海县事应在正德八年(1513)以后。决无可能如《上海县知县一览表》等资料所说在正德四年至七年任上海知县(实际上是以府通判代理上海县事),否则《正德松江府志》岂有不记载之理?!

  第五,关于上海旧志有关徐潭记载的混乱和舛误,其实前人早有指出,如清《光绪镇海县志·徐潭传》编修者在提及“登正德三年进士,五年知上海县”时有以下按语:“案上海县志作宏治六年进士,正德二年知上海县,误。 ”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以下结论:清代上海地区旧志及《上海县知县一览表》等资料有关徐潭的记载明显有误,徐潭应是正德三年进士,正德五年七月任上海县知县,正德七年三月调任湖南湘潭县知县。


微信号:zs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