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舟山网 > 全域游
首页 > 全域游 > 正文

送给44岁自己最好的礼物:26天的尼泊尔徒步之行

  44岁,对一些人来讲,或许是一个该待在家里被生活困住的年纪,但张芳芳却对这种设定说了不。她说起了野生作家大冰的一句话:我们既可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于是,在十月,她背起背包,一个人来到了陌生却

2017-12-04 舟山晚报 黄燕玲 zstravel

  44岁,对一些人来讲,或许是一个该待在家里被生活困住的年纪,但张芳芳却对这种设定说了不。她说起了野生作家大冰的一句话:“我们既可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于是,在十月,她背起背包,一个人来到了陌生却向往许久的尼泊尔,开起了26天的旅行。

  26天里,她经过了世界最美的徒步线,从海拔800米的草原来到了海拔5400米的雪峰,26天里,她遇到了天南海北各个国家的人,一起在戈壁上跳过舞,在想哭时给对方一个拥抱。旅行,沿途的风景很重要,遇见的人更重要。

  也许是迷恋一种信仰,爱上高原

  张芳芳以前也“旅游”,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那种。2006年第一次进藏改变了她,至此她爱上了徒步,完成了从“旅游”到“旅行”的蜕变。

  那是一次自驾游,路上张芳芳一行人正巧碰到了去拉萨朝圣的一家藏民,他们已经在路上走了好几个月了,看过电影《冈仁波齐》的人也许能立即想到那个场景。

  “当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们可以放下一切一路去朝圣,甚至把财产都供养给自己的信仰。”随着多次进藏,她逐渐读懂了这份不可言说的坚定信仰。

  一路上听到最多的是藏民们友好的“扎西德勒”的问候。在鲁朗,爱四处闲逛的张芳芳遇到了热情的村民,非要带着她去村长家里做客。那是一个30岁出头的女村长,和张芳芳聊着村里发生的事,仿佛张芳芳不是一个游客,而是认识许久的朋友。“离开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她站在村口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直到看不见我为止,很温暖。”

  去尼泊尔要坐飞机左侧靠窗位子,能省700美金

  很多朋友总问她:“一个人出去不怕吗? ”“不怕,我心里有一种信仰,信仰会产生一种力量。”当然,她的所有出行都不盲目,进藏提前半年做了准备,尼泊尔亦如是。

  尼泊尔一直是张芳芳心中向往的国家,这个国家两极并存,一边是乱哄哄的城市,一边却是被称为具有幸福感的纯净天堂。尼泊尔有着极美的徒步线路,有人走7天走完的小环线ABC,但这只能看到雪峰,张芳芳这次挑战的是连续十多年蝉联世界徒步线路第一的ACT,耗时13天,从海拔800米走到海拔5400米,一路从森林、河川、草甸、湖泊走到巍巍雪山。见证自然生态地貌的变化,也见证尼泊尔的乡村文化。

  以前不通车时,这条线路要走上28天左右,在张芳芳看来,如今的13天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和张芳芳一起结伴行走的有来自西安的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位上海姑娘,他们在论坛约好尼泊尔见。顺道在徒步第七天时,在路上“捡”了一个广州的大男孩一起同行。

  从上海飞拉萨,拉萨转机飞尼泊尔,张芳芳要教大家一个省钱看美景的攻略:飞尼泊尔的时候一定要坐在飞机左侧靠窗位子,这样就能看到喜马拉雅山,能从上到下俯瞰绝美的珠穆朗玛峰。同理,从尼泊尔回拉萨就要坐在飞机的右侧靠窗位置。“在尼泊尔有个旅游体验项目叫做飞跃喜马拉雅,体验一下700美金,这么算下来,我是不是就赚到了?”张芳芳哈哈一笑。

  路上遇到的那些人教会她的事:余生还很长

  十月、十一月是尼泊尔最好的徒步季节,走尼泊尔徒步线的人不少,让张芳芳赶到惊讶的是,不少国外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也在走这条具有挑战意义的ACT。有日本、韩国的老奶奶,也有来自德国的老夫妻。

  那对德国老夫妻,没有请背夫,所有的负重都背在自己身上。老爷爷喜欢吹口琴,走累的时候就坐在路边吹口琴,奶奶摇头晃脑为他和节奏,宛若一对神仙眷侣。“我对年纪的认知完全颠覆掉了,以前想着我到了60岁可能就走不动了,现在想想,怕什么,余生还很长,我还有很多地方想要走。”张芳芳说。

  在海拔4000米的时候,遇到了一群美国小年轻走累了在路上开party跳舞,张芳芳加入其中;也在雪山下遇到了一个十人的西班牙团队,领队是个瑜伽教练,张芳芳清晨起来跟着他们一起做瑜伽。过了五天,在海拔4500米时,再次碰到这位瑜伽教练,她激动地上来就给张芳芳一个熊抱,还问她:“你们中国人喜欢亲一下还是亲两下?”张芳芳开玩笑说:“我们喜欢亲N下。”这个西班牙姑娘就抱着张芳芳的脸不肯放手,非得亲个够。

  在高海拔的营地,率先到达营地正在餐厅喝咖啡的芳芳碰到了一起开party的美国小年轻们,没过多久,又有两位荷兰老夫妻推门进来,看着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大家都知道,他们经历了体力的极限。“别说他们,那一天我都走得差点崩溃。”张芳芳说。餐厅里的所有人都站起来为这两位老人鼓掌。

  老人选择在张芳芳的对面坐下。刚坐下老太太就趴在了桌子上,把头埋在臂弯里开始抽泣。“我很能理解她,那是体力透支之后的崩溃感。”张芳芳说。她看到老爷爷一直在抱着他的老伴,轻声细语地安慰她。张芳芳倒了杯热茶,把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递到了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逐渐停止了哭泣,擦干了眼泪,而老爷爷还是一直抱着她,亲吻着她,直到她心情真的平稳下来。“那一刻真的很感动,生活可以换一种方式,老去也可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张芳芳说。

  “知道崩溃什么感觉吗?我感受过!”

  既然是尼泊尔最好的徒步季节,难免会遇到住宿困难的情况,有一个落脚点,所有床位都提前一年被订购一空,张芳芳一行只能睡餐厅。她本来还以为是在餐桌上,没想到用餐结束,老板把餐桌一收,从厨房拿出异味重重的毛毯,说这就是他们今晚的入眠设备。

  平日里爱干净的张芳芳惊呆了。20几平方米的餐厅,要睡下三十多个人,整个餐厅又潮又黑,还充斥着各种味道,她缩在角落里不肯睡觉,不管同行的西安大哥大姐怎么安慰,她都“作”着。“明天要拔高,走十多个小时,不睡你会趴下的。”大姐好言相劝,直到张芳芳找到了吧台角落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打了地铺。依旧是满屋的异味,但钻到睡袋里的张芳芳瞬间入睡了。“作什么呀,克服心理障碍不是照样什么事都没有。”醒来后的张芳芳重新拥抱新的一天。

  13天的ACT徒步结束后,他们紧接着又走了一个小环线,体力严重不支的张芳芳撑不住了,本来晚上六点要到达营地的她,一直走到了晚上九点。腿像灌了铅一样,手也撑不了登山杖,所幸有背夫和广东的男孩子一直不离不弃陪着她。“他们不知道,一路上我已经偷偷哭了好几回。”张芳芳说,以后还要去尼泊尔吗?还想去。会上瘾。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这篇文章:
分享至:
微信号:zstravel